遞四方物流
輿情監測>>
數讀2020年上半年政法網絡輿情特徵
發佈時間:2020-06-29 14:01 星期一
來源:

編者按:2020年上半年,新冠肺炎疫情暴發給社會帶來巨大沖擊。政法機關積極推進疫情防控舉措、嚴查嚴懲涉疫違法犯罪、護航企業復工復產,鞏固來之不易的疫情防控成果,維護社會大局穩定。但與此同時,一些突發案事件和執法司法工作引發輿論關注,考驗政法機關實體處置和輿情應對能力。法制網輿情監測中心從2020年上半年收錄的350餘起網絡輿情事件中,篩選出132起具有代表性的輿情事件,進行定量計算與分析,以此總結今年上半年的政法網絡輿情特徵、評估政法機關輿情整體應對情況,為政法機關輿情處置工作提供參考。

分析發現,在輿情特徵方面:2020年上半年,湖北、山東等省份輿情高發,熱點區域由中部南移;公安機關輿情數量佔比最高:超一成輿情事件需要多部門聯合應對;過半輿情發生在區縣一級,紡錘型結構進一步失衡;政法機關“有錯在先”比例減少,執法司法爭議最易衍生負面輿情;微博仍是輿情主要來源,網民爆料、大V轉發、媒體報道構成輿情爆發“三要素”;輿情爆發時長縮短,舊案翻炒比例減少;妨害疫情防控以及惡性傷害案件高發,考驗政法機關輿情應對能力。在輿情應對方面:政法機關回應率再創新高,涉疫輿情做到“件件有響應”;涉事部門自主迴應意識強,多部門提級處置涉疫輿情;政法機關響應速度持續提升,涉疫輿情平息率高於非涉疫輿情;媒體和“兩微”佔主導,新聞發佈會通報效果顯著;大部分未迴應輿情“爛尾”,涉疫輿情輿論滿意度中等偏上。

 

第一部分:總體特徵

 

1. 地域:熱點區域由中部南移 湖北、山東兩省輿情高發

2020年上半年,輿情高發區域主要分佈在湖北、山東、江西、江蘇、湖南等省份。對比2019年上半年排名前列的遼寧、河北、河南、陝西等地,輿情高發區域由中部向南部轉移。作為疫情重災區,湖北當地發生了較多與疫情相關的輿情事件,導致此次排名位居第一。如刑釋人員離漢抵京被確診新冠肺炎、退休廳官感染拒絕隔離、武漢兩名醫生被患者家屬打傷、孝感一小區發生聚集事件等,均引發輿論較多關注。山東省內,鮑毓明性侵“養女”案、任城監獄發生疫情、青島即墨警方打擊涉疫情謠言等事件分別引起輿論對未成年人保護、監獄“戰”疫、謠言治理等相關話題的討論。

四川、河北、廣東等地也是輿情多發區域。因經濟、情感矛盾糾紛引發惡性刑事案件是主要輿情類型,如河北、四川等地接連發生“因鄰里矛盾殺害鄰居後自殺”“因家庭糾紛殺害哥嫂全家”等惡性案件;廣東多發暴力傷醫案件,關注較高的有“廣州一患者因訴求未滿足用帶針頭的注射器挾持一名護士”“外籍新冠肺炎確診患者毆打、咬傷醫護人員  廣州警方已刑事立案”等。

 

2. 系統:輿情輻射面更廣 超一成輿情需要多部門聯合應對

從輿情事件的系統分佈來看,公安機關佔比最高,且較2019年上半年上升近10%。一方面,這與疫情期間妨害疫情防控、製假售假、造謠傳謠等違法犯罪行為多發有關,公安機關快速介入、嚴厲打擊,保證輿情平穩過渡;另一方面,公安民警執法過程中的不規範、不統一等老問題依然存在,如杭州女律師遭陌生男子當街抱腰猥褻,警方不予處罰遭到起訴。法院、檢察院系統輿情數量較2019年上半年稍有下降,主要表現為對司法決定的爭議,如揚州一員工拒絕加班被判賠公司1.8萬元一事中,輿論就勞動權益保障話題展開深入討論;廣東廣寧縣一交警隊長兒子撞人致重傷後逃逸,檢察院做出的不起訴決定遭到網絡質疑。此外,浙江十里豐監獄、山東任城監獄等多所監獄發生疫情,以及北京郭某思減刑案,導致司法行政系統輿情備受輿論關注。

值得注意的是,跨系統輿情較去年同期升高近一半,這類輿情需要多部門形成聯動、共同應對危機,提升公眾信任度。如北京郭某思減刑案涉及監獄、檢察、法院等多個系統,輿情爆發後,北京市立即成立由市委政法委牽頭,市監委、市檢察院參加的聯合調查組開展全面調查,並向公眾通報調查結果。最高檢還就該案調查結果發聲,表示要深刻吸取教訓,進一步加大法律監督力度。

 

3. 層級:過半輿情發生在區縣一級 紡錘型結構進一步失衡

從輿情發生的地域層級來看,地市一級輿情較2019年上半年減少近10%,這與各地不斷推進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有關,地市一級社會治安環境逐步提升、羣眾辦事更加便捷、矛盾糾紛化解更加快速。區縣一級輿情數量佔比達56.1%,增長近14%,這一數值在2018年為30.4%2017年為25.8%,由此可見,輿情仍在向縣域下沉。而區縣層級輿情多發,既表明基層羣眾守法意識薄弱,也説明基層執法司法單位在能力、規範、效率等方面仍有不足之處。鄉鎮及以下輿情較去年大幅減少,多數為社會治安案件。

 

4. 起因:政法機關“有錯在先”比例減少 執法司法爭議最易衍生負面輿情

此次納入統計的輿情事件主要分為兩類:一是中性輿情,即案事件因其巨大影響力而吸引輿論關注,但政法機關處置應對並未受質疑,這類事件主要包括治安刑事等案件、突發公共安全事件等,政法機關主動公開信息後輿情或平息或平穩;二是負面輿情,政法機關實體工作或輿情應對存在問題,進而引發輿論爭議、質疑。從數據來看,今年上半年的負面輿情佔比45.5%,較2019年(72.6%)下降27.1%,政法機關“有錯在先”的情況得到較大改善。

負面輿情中,執法爭議和司法爭議佔比較高,主要表現為兩方面:一是同案不同判。疫情防控期間,多地出現多起暴力妨害疫情防控事件,有地方予以批評教育或行政拘留,有地方則以刑事立案,此類事件令公眾產生執法司法標準不統一的質疑。二是案件處理結果與公眾期待不符,如新城控股原董事長王振華猥褻兒童被判5年,輿論普遍不滿法院量刑。此外,不當言行、失職瀆職、粗暴執法等問題也是誘發負面輿情的重要因素。


5. 來源:網民爆料、大V轉發、媒體報道構成輿情爆發“三要素”

政法輿情來源十分多元,微博仍然是最主要的渠道(38.6%),網絡媒體(22.7%)和報刊(17.4%)則緊隨其後。從輿情發酵的方式來看,網民爆料、大V轉發、媒體跟進報道這一路徑較為普遍,也是多數“爆款輿情”的發酵模式。媒體方面,《新京報》、紅星新聞、澎湃新聞、上游新聞、封面新聞等都市類媒體表現突出,是熱點輿情的重要推手。例如,2019年底,重慶一學生家長不斷爆料稱其子在校期間被同學欺凌、性侵致跳樓身亡,始終未引起大範圍關注。今年6月初,這名家長髮布的一條控訴微博經上百名網絡大V轉發後被轉評幾十萬次,上游新聞等媒體快速跟進,刺激事件熱度攀升,最終形成熱點輿情。

 

6. 爆發時長:輿情爆發時長縮短 舊案翻炒情況減少

從輿情爆發時長來看,1天內就爆發的輿情佔比過半,較2019年上半年增長近一成。此類輿情主要涉及惡性刑事案件、公共安全事故、重大交通事故、自然災害等突發事件。新媒體時代,媒體為搶佔信息發佈先機,通常首選微博、微信、抖音等平台發佈事件簡訊,使得輿情爆發時間進一步縮短。如廣西一小學砍人事件發生後不到兩小時,“@瀟湘晨報”就發佈了案件情況,“@觀察者網”“@界面新聞”“@澎湃新聞”等媒體紛紛轉發,迅速引發網民圍觀。

與爆發時長縮短相對應的是,舊案翻炒現象有所減少,事發一個月以上才爆發的輿情較2019年上半年減少一半。但也需注意到,被翻炒的舊案往往具有較高的敏感性,如不加以重視,對政法機關形象的破壞力不容小覷,如北京郭某思在超市打死提醒戴口罩的老人一案中,輿論挖掘其前科犯罪,進而發現其多次減刑存疑,事發時間被拉回到郭某思第一次減刑的20076月,無疑給處置部門的調查工作增添了現實難度和輿論壓力。

 

7. 類型:妨害疫情防控及惡性案件高發 考驗政法機關輿情應對能力

疫情初期,輿論場話題類型較為單一,網絡輿情幾乎全部與疫情相關。從類型來看,妨害疫情防控與抗拒疫情防控措施佔比較高,合計近兩成。此外,影響較大的事件還有暴力傷醫、疫情防控失職瀆職、造謠傳謠等類型。疫情防控態勢向好後,輿論場話題逐漸多元,各類輿情事件接連出現,且同一類事件集中曝光的現象較為突出。如4月初至中旬,北京、江蘇、陝西、四川、江西、浙江、安徽等地相繼發生刑滿釋放人員再犯罪及精神病人傷人案件,一度引發社會恐慌情緒;5月以來,多起不同類型的未成年人受侵害案件進入公眾視野,激起社會強烈憤慨,政法機關介入速度、辦案效率、量刑尺度等環節成為輿情發酵的風險點。


......

(全文閲讀請參見《政法輿情》2020年第20期)


法制網輿情監測中心 車智良 尹斌


責任編輯:劉音
8232419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