遞四方物流
調解>>
為“楓橋經驗”注入更多時代內涵和地方元素
海南儋州積極化解基層矛盾糾紛有效維護社會和諧穩定
發佈時間:2020-06-16 15:40 星期二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邢東偉 翟小功

近年來,作為海南西部中心城市,儋州迎來新一輪大開發大建設,各類矛盾糾紛如影隨形。全市組建各類調解組織328個,配備調解員1775名,並發動“鄉賢五老”等社會力量共同參與,把各類矛盾糾紛化解在基層、化解在萌芽狀態。

“如何讓新時代‘楓橋經驗’在儋州落地生根,是擺在我們面前的現實課題。”近日,儋州市司法局黨組書記、局長金韜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全市始終將“楓橋經驗”原理和內涵融入基層促和維穩工作,提升城鄉基層社會治理現代化水平,努力打造“矛盾不上交,平安不出事,服務不缺位”的新時代“楓橋經驗”儋州經驗,為海南自貿港建設保駕護航。 

構建“大調解”格局

“如果你們不解決,我就強拆他家祖墳……”2019年2月28日,羊某某來到東成鎮人民調解委員會反映,其鄰居家祖墳新修,佔用集體土地,影響美觀。

由於雙方矛盾激烈,村、鎮幹部調解均未果。東成鎮派出工作組親臨現場,但雙方爭執不下,險些拳腳相向。第二天上午,東成鎮調委會及時召開協調會,併成立兩個工作組分別深入雙方家裏,依法依規進行勸説和疏導。

“最終,鄰里雙方握手言和,達成調解協議。”儋州市司法局人民參與和促進法治科負責人羊秀山認為,這得益於儋州市人民調解“第一道防線”發揮的作用。

據介紹,全市共建立各類調解組織328個,其中市級人民調解工作指導委員會1個,鎮級人民調解委員會16個,村調委會231個,居調委會61個,企事業單位調委會16個,行業性、專業性調委會3個。全市共配備調解員1775名(含專職調解員50名),其中鎮調解員171人,村調解員1273人,居調解員313人,行業性、專業性調解員18人。目前,全市逐步形成一個“橫向到邊、縱向到底”的人民調解組織網絡體系。

同時,儋州市公安、檢察、法院、司法行政、信訪等部門聯動協助,努力推行多元化矛盾糾紛調處機制。2019年以來,全市各級人民調解組織共參與和接受行政機關、司法機關委託調解154件。通過人民調解、行政調解、司法調解“三調”聯動發揮的作用,化解大量基層矛盾糾紛,減少了司法、行政資源的低效使用,促進了全市社會穩定和經濟發展。

今年5月8日,儋州市司法局派駐市工商聯(總商會)人民調解工作聯絡站、海南林源律師事務所律師調解工作室揭牌成立。這是儋州市司法局在探索專業性、行業性人民調解組織建設,推進多元化解矛盾糾紛機制的有力舉措。

探索鄉村治理新路

“依法、依規、依理、和諧、和氣、和睦,基本歸納了為民調解的方法和使命。”這是胡成金在調解工作中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胡成金是胡哥調解室主任。2018年5月,儋州市司法局和那大鎮政府共同在石屋村掛牌成立以“老先進”胡松名字命名的特色人民調解工作室——胡哥調解室。

據瞭解,胡哥調解室挑起全村“和事佬”的重擔,通過發動“鄉賢五老”等參與,巧用村規民約、公序良俗,於情於理於法化解矛盾糾紛,最大限度地把矛盾糾紛化解在基層,真正詮釋新時代“楓橋經驗”一切依靠羣眾、一切為了羣眾的初心和力量。

“胡哥調解室積極開拓創新,為基層一線的和諧穩定貢獻寶貴的‘民間智慧’。”儋州市司法局黨組成員、副局長李大譽表示,胡哥調解室除了發揚“胡松精神”外,還進行改革創新,由村調解委員會推薦一些老黨員、老幹部、老教師為調解員,還有一些熱心羣眾參與,一改昔日村幹部單打獨鬥的調解局面。

日常調解工作中,胡哥調解室利用羣眾力量輔助調解網絡,開展矛盾糾紛、風險隱患排查。遇到涉及重大、疑難矛盾糾紛的調處情形,胡哥調解室就會請求那大司法所、法律顧問予以配合調處,充分發揮利用調解三級網絡和公共法律服務平台聯動調處的職能作用。

兩年來,石屋村沒有發生過任何治安和刑事案件,無一起“民轉刑”案件。而這直接得益於胡哥調解室創新基層社會矛盾化解機制,創造平安和諧的生活環境,最終讓村民走上一條平安致富路。

李大譽表示,結合本地實際,儋州市積極創建可推廣、可複製的人民調解示範點,推出胡哥調解室等人民調解品牌,為“楓橋經驗”注入更多的時代內涵和地方元素,打造新時代共建共治共享社會治理新格局。

夯實發展穩定基石

肖某某等來自全國各地的200餘名農民工在儋州市排浦鎮轄區內做鋼筋、木工。春節將至,第三方某勞務公司拖欠工資,農民工多次索要無果,便來到某建築公司所在項目辦公室、工地圍堵鬧事。

2020年1月10日,排浦鎮政府組織鎮執法中隊、派出所、司法所開展維穩工作,排浦鎮調解委員會也立即指派調解員趕到現場勸解疏導,涉事農民工同意通過人民調解途徑解決欠薪問題。

接下來4天裏,排浦鎮調解委員會多次組織農民工代表、某建築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第三方某勞務有限公司通過面對面、背靠背的調解方式進行調解。在經過兩次警民聯調、兩次人民調解後,某建築公司同意將工資直接支付到工人賬户。

“正因為人民調解貼近羣眾、具有親和力、程序簡單、零收費等優勢,使農民工逐步消除了對立情緒。”羊秀山表示,最終促使該起農民工討薪事件得到妥善處理,將一場可能因過激維權而引發的羣體性事件消滅於萌芽狀態。

近年來,儋州市圍繞自貿區(港)建設大局,不斷拓寬人民調解工作領域,把調解工作延伸到工傷糾紛、勞資糾紛、醫患糾紛等新領域,有效化解了一大批工傷、勞資等重點建設項目、重點地區和矛盾高發地區常發性糾紛,使人民調解工作化解社會矛盾糾紛的優勢不斷凸顯。

責任編輯:朱曄
8221801
相關新聞